《暗影崛起》14章 萨尔与泰兰德在诺达希尔的会面

本人英语比较捉急,但是因为对暗夜精灵的剧情比较感兴趣,而且这一段剧情个人感觉比较重要,加上小说并未在国内发售,大部分玩家没办法看到,所以特此厚着脸皮尝试着翻译一下这一章节,分享给大家。

萨尔推开了面前那盘热气腾腾的烤肉盘,Yukha一到桌边,他就没有胃口了。他已经从泽坎那里得到了赞达拉的消息,在部落议会宴会上刺杀塔兰吉女王的刺客又出手了。他们组织严密,自称寡妇之咬。他们打伤了一些皇家卫士,然后绑架了两个平民。

来自泽坎的信息皱巴巴地躺在他那未动过的餐盘边上。他在精神谷弄了一间小房子,只不过是一间小屋,刚好用来存放他的东西和一张床。其他部落议会成员愿意给他提供更豪华的住宅,但萨尔更喜欢简陋的房子。一个更大的房子只会让他感觉更加空荡荡的,因为他的妻子阿格拉和他的孩子杜拉卡以及小Rehze都不在他身边。

是的,一间简单的小屋就够了。除非他的家人过来和他一起居住,或者部落不再需要他了。

“这些你不吃了吗?”Yukha靠在他那雕刻出来的萨满法杖上,若有所思地捻着他的灰色胡子。

萨满笑了笑。“老朋友,你的信已经送到了诺达希尔,我随身带着回信。月夜战神愿意见你,但有一个条件。”

“没有了。”Yukha耸耸肩,伸手去摸桌上那只越来越冷的烤野猪的臀部,撕下一块烧焦的皮吃了起来。“她说你会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见到萨尔对自己的行为无动于衷,Yukha的胆子更大了。他撕下了一大块野猪肉。“她的怒火丝毫没有减轻,如果你问的是这个的话。”

“很好。我终于可以暂时离开这里了,不用再等待信使以及平息议会上的争吵。”他叹了一口气,“而那只会导致另一场争吵。”

“快去要塞。叫上佳丽娅米奈希尔和贝恩血蹄,我们要在日落前动身前往诺达希尔。”

男孩离开了,萨尔走到他空荡荡的床边,从他那放着东西的大箱子里面掏出一条干净的皮马具和一件红色的编织斗篷,这是阿格拉教孩子们编织时做的。一个黄色和深红色的精致图案沿着边界延伸交叉,萨尔用手指勾勒着它的轮廓。家的味道。

他耸了耸肩,把斗篷披在肩上,而Yukha则揉着下巴。“嗯,亡灵女人和牛头人大酋长。你确定这明智吗?他们的存在不会让她想起女妖之王吗?”

“贝恩和希尔瓦娜斯互相鄙视。”萨尔回答道。他离开了小屋,萨满紧随其后。众所周知,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在贝恩试图推翻她的统治之前,就认为贝恩是个软弱的累赘。她对牛头人的憎恨使得萨尔获得了更多的支持。现在他对贝恩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他见证了他对大地母亲和灵魂的虔诚,他对这位牛头人酋长的敬重也与日俱增。

阳光被笼罩着城市的灰霾阻挡在外,萨尔发现自己想念着纳格兰农场上那片阴凉的池塘。他几乎能听到孩子们在水里嬉戏的笑声。

“佳丽娅米奈希尔希望弥合被遗忘者和最近被复生的卡多雷之间的鸿沟。我看不出有什么坏处。”

他们肩并肩地站着,老萨满倚靠着他的法杖,萨尔的目光则在萨满居住区下面的街道上打量着,那里挤满了商店和锻造厂,铁匠们试图弥补血战留下的赤字,铁砧日夜响个不停。

“你不认同吗?”萨尔的眼睛盯着喧闹的街道,Gunk正在穿过下面蜿蜒的商业区。

“半数部落议会的成员已经确信我将在诺达希尔遭到伏击,我必须作出一些小小的妥协。”Gunk光着小脚朝着力量谷飞奔而去,最终消失在了萨尔的视线里。“如果这令你感到困扰的话,那你就回去把我剩下的晚餐给吃完吧。”

听到这话,Yukha粗犷地笑了起来。“哈,缚地者,没有我,你还真的成不了事。我已经和保护世界树的德鲁伊协商过,我将护送你和你选择的同伴安全地通过。”

Yukha无视了萨尔的反驳。“Tiala向我保证,通往世界之树的道路将为我们安全开放。我会带你去那里,然后去见泰兰德。之后嘛,之后,你就只能靠自己了。”

萨尔不是傻瓜。当然,泰兰德语风和玛法里奥怒风需要一些姿态,一些对泰达希尔的战争罪行的回应和答复。即使在纳格兰,即使切断了他与萨满力量的联系,他也感觉到了艾泽拉斯发生剧变的那一刻,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愤怒点燃了卡多雷的首都。那里很安静,很遥远,但他仍然听到了无数死难者的哭喊声,在那短暂而可怕的时刻,他闻到了空气中从未有过的烟味。

他该怎么回应这个要求?他并没有参与这场部落犯下暴行的战争,这也许就是泰兰德和玛法里奥愿意与他会面的原因。在这个真实的罪行面前,清白对他来说像是一个脆弱的盾牌。但这对他来说远远不够。他凝视着耸立的高原和飘扬着的奥格瑞玛旗帜,想象着它在燃烧,想象着这座曾经是如此多生命、欢乐、战争和痛苦的源泉的城市变成了燃烧的瓦砾。如果发生这样的事,他会想要什么?他需要什么?

他们在瓦罗莫克更换了坐骑,留下了长鬃的驭风者,换成了已经备好鞍座的四只焦躁不安的角鹰兽,它们有着如彩虹般的蓝色、紫色和绿色的鲜艳羽毛。幸运的是,最大的那只能够承受贝恩这样庞大的体型。萨尔在压抑的沉思中度过了疲惫的旅程,几乎没有注意到奥格瑞玛郊外像伤疤一样的露天矿,之后才留意到了南怒水河河畔平静的景色。沿着这条翻腾着的河流,角鹰兽把它们抬得越来越高,艾萨拉的光秃秃的树木在大地上消失得只剩下一片鲜血般的痕迹,最后海加尔山在薄雾中勾勒出了自己的轮廓。

天空开始变暗了,仿佛一块美丽的紫水晶,他们终于第一眼瞥见了这棵世界之树,树根像粗糙的手一样紧紧抓住了山腰。

“哦,”他听到佳丽娅米奈希尔在他右边轻轻地说。“哦,它真美啊。”

“诺达希尔,”贝恩血蹄补充道,回应了她的喜悦。“苍穹之冠。在一棵世界树的树荫下行走,真是一种恩赐。”

“看!”佳丽娅指着诺达希尔湖面上一对嬉戏着的精灵龙。它们互相追逐,盘旋着,然后飞向了山丘上的空地,萨尔、佳丽娅、贝恩和Yukha在那里降落。精灵龙在距离佳丽娅不到几英寸的地方经过,它们紫色和粉色的翅膀撩动着她的头发。

他们下了坐骑,正如Yukha承诺的那样安全。当他们在令人窒息的安静中等待的时候,角鹰兽们被牵走了。

“这里的光线太不一样了,它们照在树叶上的样子……”佳丽娅喃喃地说,她凝视着那棵世界树,即使是最敏锐的眼睛也看不到它的顶端。“还有那些花!你见过比它们更蓝的花朵吗?”

“以我父亲的灵魂为名,这真的是来自大地母亲的祝福。”贝恩跪了下来,装饰着他的角和盔甲的珠子闪烁着,他欣赏着其中一朵花,嗅着花香。

萨尔看着黑夜的幽暗向他们爬来,侵蚀着空地,唯一能抵挡黑暗的东西,就是石柱上顶着的明亮的湛蓝火焰。尽管空气清新,鲜花美丽,萨尔还是不能让自己放松下来。

“这地方笼罩着一层阴影,”他轻声说道。在旅馆的屋檐下,一个海加尔山的守望者,披着诺达希尔的棕绿色标志的衣服,靠着树根,正在守夜。

萨满领着他们,绕过灰色的木屋旅馆,带他们走下一个浅浅的斜坡,来到了清澈的湖畔前。他的法杖轻拍着潮湿的土地,使得他们面前的水面变得足够坚固,能让他们在上面行走。Yukha用他那老迈的腿紧跟在他们身后。

“也许现在最好多听一些聆听,”贝恩严肃地点头回答。“过多的话语无助于治愈旧伤。”

“哀悼……”佳丽娅轻轻地说,她的脚步像雨滴一样细腻地落在水路上。“一开始我没有意识到,世界树的美是压倒性的。萨尔说的对,这个地方正在哀悼,我们侵犯了他们的悲痛。”

萨尔重申了他在部落议会上为这次前往诺达希尔的旅程辩论时提出的一个论点:“我也许不该来,但灵魂的国度已经支离破碎,我们的萨满找不到原因。这太可怕了,不容忽视。”。

湖的另一边慢慢浮现出了一座小山,这座山顶有着三顶银色的帐篷,柱子上雕刻着错综复杂的树叶和彩绘的月亮。帐篷前铺着厚厚的毯子和毛皮,还有一张低而有软垫的长凳,扶手被刻成了猫头鹰的样子。在长凳下,一个暗夜精灵女孩正在悲伤地弹奏着一把鲁特琴。

萨尔几乎没有注意到那沉闷的音乐,坐在猫头鹰长椅上的两个帝王般的人物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当他们走近时,其中一个人影站了起来,观察着他们,但拒绝鞠躬,也不表示任何敬意。大德鲁伊玛法里奥怒风给人留下了一种气势磅礴的印象,高大强壮,像古董一样,头上长着一对雄鹿的鹿角,手臂上长着羽毛,下巴上还留着比Yukha更长而细的翡翠胡须。

与象征着森林与自然之力的玛法里奥不同,他的妻子泰兰德语风是月亮女神艾露恩的崇高化身。她的白色珐琅盔甲上缀着银,可能是由星光本身编织而成。两条绿松石色的辫子衬托着她的脸,干净美丽的装束和秀发使得她漆黑的眼睛更加令人不安。

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并不孤单,萨尔惊讶地发现玛维影歌和珊蒂斯羽月都加入了他们。两个暗夜精灵一直在凉亭后面低声交谈,但在部落的到来的时候沉默了下来。玛维冰冷的钢盔,有翼而锋利,与周围和谐的自然美景形成了不安的对比。只有她的翡翠绿色斗篷,在云朵般柔软的毛皮上,融入了它们宁静的环境。珊蒂斯羽月和她的同伴一样带着武器和盔甲来到这里,一头深蓝色的头发从她的皮革头盔上垂下来,她的眼睛被隐藏了起来,尽管他几乎不需要看到它们就知道它们不友好。

Yukha在离地毯边缘几英尺的地方拦住了他们,萨尔和他并肩站在一起。佳丽娅在兽人旁边等着,贝恩在她左边。

“如约而至。”Yukha也表达了他对卡多雷领导层的尊敬。“萨尔,杜隆坦之子,牛头人的大酋长,贝恩血蹄,和佳丽娅米奈希尔,洛丹伦公主及被遗忘者议会的顾问。他们来讨论由大地之环的萨满和月光林地德鲁伊所关注的灵魂世界的骚乱。”

泰兰德只是轻拍了一下乐师的肩膀。那女孩最后弹了一下,然后就安静下来了。林中响起了夜歌般的虫鸣,但是这并没有缓和那尴尬的寂静。萨尔把注意力集中在泰兰德身上,因为她一直盯着他,没有移开过视线。

“谢谢你同意这次会面,”萨尔开口说道,声音出人意料地沙哑了。他清了清嗓子,继续往前走。“Yukha和其他人感觉到一种邪恶的力量干扰了灵魂国度。我们的死者并没有像他们所应该的那样获得安息,他们对萨满试图引导他们的行为置若罔闻。”

什么反应都没有。他们甚至都没有眨眼睛。尽管玛维和珊蒂斯带着头盔,他也认为她们是一样的表情。

“Yukha告诉我,你们的女祭司也有类似的发现,”萨尔继续说道。他有一点生气,他的脸因为受到了他们的侮辱而变红了。在他年轻的时候,他不会忍受这种侮辱。“我们来寻求答案,你们会与我们谈谈么?”

他们还是没有任何回应。沉默,冷酷无情的沉默。在他身边,佳丽娅紧张地转了一下身。

萨尔使自己冷静了下来,以免说出一些鲁莽的话。他再一次望着泰兰德的眼睛,她的眼睛燃烧着永不冷却的余烬,仿佛一个黑暗的光环催眠着他。在纳格兰的那一刻又回到了他身上,他尝到了烟味,感觉到了一种遥远的痛苦。但是这种痛苦对她来说却并不遥远,它一直持续着,就像泰达希尔燃烧的那一天一样强烈。他们曾经并肩而战,他、泰兰德和玛法里奥,三个人都在保卫诺达希尔。他们设法挽救了那棵树,但现在他却必须对焚烧它妹妹的罪行作出答复。他们甚至见证了他与妻子阿格拉的婚礼,就在诺达希尔的树荫之下,尽管那似乎已经是前世的事了。也许泰兰德的愤怒已经彻底抹去了那些记忆。

“我带来了你想要的,亏欠之物,”萨尔说,他终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生命的火花。“我给你带来了部落诚挚的歉意。我们已经不再是大酋长一人独裁了,而是所有人共同管理着部落。我们已经成立了一个议会,这样就不会有人能像希尔瓦娜斯那样滥用权力了。就像……就像希尔瓦娜斯滥用这种权力屠杀你的人民一样。”

萨尔继续说:“这位是佳丽娅米奈希尔,她是我们想要改变自身的榜样。”佳丽娅点点头,但仁慈地保持着沉默。“莉莉安沃斯现在代表着被遗忘者。两个女人都想重新改造自己,摆脱希尔瓦娜斯,摆脱她的毒害影响。那些同情叛徒的人都被流放了,她的忠诚者也都被连根拔起。贝恩血蹄甚至曾试图推翻希尔瓦娜斯,除掉她作为大酋长的职务。可惜的是,他没有早点这么做,而更多的人不听他的。”

他是在对着墙说话吗?什么也不能打动泰兰德吗?即是是玛法里奥也对他微微点头表示理解,当然,也许也只是表示他在听。

令他惊讶的是,珊蒂斯羽月摘下了头盔,露出了下面的红色面纹和令人吃惊的白色眼眸。“萨尔,你应该理解我们的犹豫。即使是我们自己的盟友所作的承诺也被打破了。我会继续听你说更多的,但这只是因为我渴望正义,就像我渴望治愈我们的人民一样。”

玛维嗤之以鼻。“小心点,珊蒂斯。冒着危险去相信他的甜言蜜语吧,加入部落去猎杀希尔瓦娜斯吧,一旦行动完成,你会再次发现他们的匕首抵在你背后。”

珊蒂斯在沮丧中将眉毛皱到了一起。“我相信正义就是行动,玛维,我以前也说过。”

“谁的行动?”玛维问道,她尖锐的声音打破了空地的宁静。“部落的?谁的行动?什么正义?我不会满足于只有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得到她应得的。泰达希尔被焚烧的时候,她并不是孤身一人。”

“贝恩因为反对希尔瓦娜斯而被监禁。“萨尔提醒他们。“那天不是所有的部落都和她站在一起。”

“但她代表你们的立场,为你们的立场行动,”玛维回击道。“酋长是部落的声音,部落的手,但现在你们已经分散成了一个议会,也把罪行和指责分散了,面对这段永远不会被遗忘的历史,你们选择躲在懦弱的制度修正背后!”

“我怀疑你是否愿意为联盟犯下的每一个错误和罪行负责,”珊蒂斯用一种安慰的语气说。

“是的,”贝恩大声说。“你现在想要的正义是什么?是烧了雷霆崖,还是烧了奥格瑞玛?我们无辜的人的死亡能安抚你吗?你认为痛苦不只是带来更多的痛苦吗?”

“萨鲁法尔大王与希尔瓦娜斯策划了围攻,尽管他无意摧毁世界之树。”萨尔补充道。“他在这中间所扮演的角色是不能被忘记的,但他现在已经躺在坟墓里了,是他自己的大酋长把他送进去的。”

佳丽娅米奈希尔分别瞥了一眼萨尔和更高、更大的贝恩,然后轻轻地把她的声音和他们的声音结合起来。轻柔,但同样坚定和镇定。“这些分歧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这只会使我们无法逮捕到真正的罪魁祸首。”

玛维转过身来,看着泰兰德和玛法里奥的反应,但他们都没有回答。在挥之不去的沉默中,珊蒂斯又一次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如果我们同意……达成一个暂时的谅解,”她说,显然是小心翼翼地选择了她的用词,“我们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完全免除部落的责任,这只是一时的策略。我看不出为什么不能这样。”

精灵乐师又开始拨动她的鲁特琴,但泰兰德猛地把手拍在长凳上猫头鹰形状的扶手上,要求大家安静下来。天上的月亮变大了吗?是不是更近了?更充满了威胁?

“还不是时候。”玛法里奥的浑厚而低沉的声音填满了空地。他俯下身去,把一只长满毛皮、带爪子的手放在妻子的肩上。“这次会面太愚蠢了。让他们走吧。”

“当你清洗了一千具被烧焦的卡多雷的尸体,当你跪下亲吻了一千个恸哭着的灵魂的脚,当你直视着他们的双眼,告诉他们‘我们的部落已经改变了’,而他们真的相信你时,我才会接受你的道歉,并且平等地对待你。”泰兰德的声音,尖利地钢铁,划破了空气。“我在这里的同胞们也许愿意接受你们对正义和援助的空洞承诺,但我知道得更清楚。我吸取到了足够的教训。”

然后她站了起来,萨尔担心月亮会真的从天上掉下来,在泰兰德的命令下把他们砸碎。她的眼睛虽然是黑色的,但不知怎么地竟在发光,艾露恩的怒火随着每一个字在她的皮肤上越烧越亮。林中的空地也变得灰暗,几乎死去了,仿佛她按照自己的意愿,使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生机,树木枯萎,花草凋零。

“那天你们部落制造了多少孤儿?”泰兰德的手斜着划过她的身体。“那些孩子会长大的,他们每天早上醒来,嘴里都饱含着灰烬的滋味,总有一天他们会来找你们。哦,他们会来找你们的,他们会让你们尝到同样的灰烬的滋味,然后你们就会知道什么才是他们的正义。”她又坐了下来,好像喘了口气。阳光又回到了空地上,周围的植物又恢复了生机。

“快点,”Yukha咕哝着,试图把他们集合起来。“我们得走了。这是个错误,我不该带你来的。”

贝恩和佳丽娅让Yukha把他们赶回到闪闪发光的水路上。萨尔留在了最后,只是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走着,没有把背露给泰兰德。作为对他的担忧的回应,泰兰德把最后的话只对他说了。

“你会发现,正义远没有你们面临惩罚时的可悲借口那么甜蜜,当正义来临时,将不会再有什么停战协议来拯救你们。”

萨尔觉得Yukha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后猛地拉了一下。但他不同意萨满的评估:他们的到来是重要和正确的。萨尔本以为他知道泰兰德想要什么,他应该感到后悔,但现在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那我就把欠你的东西带来。下一次,我不会带来言语或承诺,我会给你提来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头颅。”

泰兰德语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微笑。“那就这样去做吧,不然就永远不要再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